丹增顿珠的办学路:为农牧民子弟提供学习机会

丹增顿珠的办学路:为农牧民子弟提供学习机会
拉萨1月4日电 题:丹增顿珠的办学路:为农牧民子弟供给学习时机  作者 张伟  亲手为刚结业的168名学生献上哈达,丹增顿珠慨叹道,“不知不觉,这样的典礼已举行了20次。”自2000年首个三年学制班结业,他已见证3万多名学生学有所成,奔向旅游服务、校外训练、个体经营等作业范畴。  丹增顿珠说,他的学生大都是成年的农牧民子弟,年纪从十几岁到三十几岁不等。由于各种原因,不少人之前没有进过校园,到城市生活后,发现不识字步履维艰。  丹增顿珠曾在我国政法大学和西藏大学学习英语,结业后在西藏教育系统作业。1994年,他在家里办了藏语家教班,“成年人从头承受义务教育不现实,其时,拉萨民办训练组织很少,费用也相对昂扬。”  家教班开始只要15个学生,丹增顿珠是仅有的教师。三年后,家教班成为一所正规的全日制民办言语校园,设有藏、汉、英语三年学制班,以及计算机短期训练班,有白班,还有夜班。  1999年,丹增顿珠不管家人对立,辞去公职,全身心投入训练工作。他告知记者,学生中有农牧区来的待业青年,也有出租车司机,很多人学成之后,有了更好的出路。  贵桑卓玛说,她曾在丹增顿珠的校园学过三年英语,现在是一名英语导游,初到拉萨时,因文明根底差,一直在饭馆打零工,“这段学习阅历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轨道”。  考虑到农牧民子弟经济不宽余,丹增顿珠降低了膏火规范,现在每小时课程五六元人民币,有的学生只收半价或三分之一,特困生则膏火全免。从兴办校园至今,丹增顿珠简直每年都捉襟见肘。  丹增顿珠使用自己的言语优势,当导游、开客栈,“横竖哪行赚钱就干哪行,现在校园约三成的运营经费都来自校外的经营收入”。  丹增顿珠告知记者,“现在,西藏七市(地)核发办学许可证的民办教育组织已过百所,民办教育工作迎来了春天。”  “我想建一所作业训练类的民办高等院校,让更多农牧民子弟不只有学习的时机,还能持续进修。”展望未来,丹增顿珠决心满满。(完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